【字體: 打印

沈晗耀:以公共經濟啟動國內大循環,實現中國經濟全面振興

來源:華頓經濟研究院 發布時間:2020-09-09

8月24日,在華頓經濟研究院召開的“中國上市公司百強排行榜”新聞發布會上,華頓經濟研究院院長、中國百強論壇主席沈晗耀發表題為“以公共經濟啟動國內大循環,實現中國經濟全面振興”的演講。沈院長把脈世界經濟發展趨勢,深剖經濟增長與產業結構演變,系統闡述了國內大循環的總體思路,提出“要標本兼治,以中國央行為第一推動力,以第四產業為主戰場,由公共經濟帶動私人經濟,形成公共經濟與私人經濟的國內高質量大循環,最終實現中國經濟的全面振興”。



華頓經濟研究院院長、中國百強論壇主席沈晗耀


一、中國經濟增長周期分析:明年經濟大幅反彈


沈晗耀指出,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國經濟增長基本上呈現出平均每10年左右一個周期的常態。第一個增長周期,是從1981年到1990年,經濟增長率從5.1%上升至15.2%后又下降至1990年谷底時候的3.9%,這是一個急起急落、大起大落的周期,期間也可以分為兩個5年左右的小周期。第二個經濟周期是從1990年到1999年,經濟增長率從3.9%快速上升至1992年的14.2%,然后持續下降,到1999年時,經濟增長率跌至7.7%,這是一個大起大落、急起緩落的周期。第三個經濟增長周期是從2000年到2009年,在這個經濟增長周期內,經濟增長率持續穩定上升至2007年的14.2%,隨后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經濟增長率又快速下降,2009年時,經濟增長率降為9.4%,這是一個緩起急落的周期。第四個周期是從2009年一直到現在,當時政府為應對金融危機采取了4萬億財政刺激計劃,使得2010年經濟增長率又快速上升至10.4%的高速增長水平,隨后經濟增長率持續下降,2019年,經濟增速已降至6.1%。當前中國經濟增長已處于周期的谷底反彈階段。如果沒有爆發疫情,中國經濟增長應該在今年就開始反彈。但由于疫情以及中美摩擦不斷升級,使我國經濟復蘇向后延遲一段時間。如未來疫情不發生大規模反彈,明年經濟一定會反彈,而且大概率應該是較大幅反彈。


二、中國產業結構演進分析:第四產業成為主導產業


(一)第四次產業革命與第四產業理論


沈晗耀認為,當今世界正在發生第四次產業革命,是科技革命。回顧人類歷史上的三次產業革命,可以發現,在整個產業結構的新舊替代過程中,哪里的新產業比重高,哪里的經濟發展程度就高,就全成為經濟中心。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產業革命是農業革命,誰的農業最發達,誰就是當時的經濟中心。第一次產業革命誕生了依托于大江大河(尼羅河、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恒河、黃河)的四大農業文明;第二次產業革命為商業革命,依托于海運及國際貿易的意大利、西班牙、荷蘭等國相繼成為海運、商業時代的世界經濟中心。第三次產業革命為工業革命,英國和美國先后成為工業時代持續數百年的世界工廠和世界經濟中心。


自上世紀后半期80年代至今,以美國的硅谷為核心發生了第四次產業革命,這次革命是科學技術革命。在第四次產業革命中,科創研發領域誰走在最前面,其科技教育、文化娛樂、生命健康誰最發達,誰就成為新的世界經濟中心。因此,他在21世紀初的時候就曾提出第四產業理論,第四產業主要包括:科創研發、科技教育、文化娛樂和醫療健康四個領域。其中,科創研發產業是第四產業的核心,科技教育、文化娛樂、醫療健康為其主要內容。一方面,科創研發是創造和生產新產品、新技術、新產業的產業(如手機、互聯網、電腦、5G、物聯網、大數據等),并且通過這些新產品、新技術、新產業,對現有產業進行新陳代謝,推動經濟快速發展。這些新產業都是科創研發產業的子孫產業,這些新產業可以是制造業,如手機、電腦生產等,也可以是服務業,如阿里、京東等互聯網商業。另一方面,科技教育、文化娛樂、醫療健康是科創研發的兄弟姐妹產業,是“育人”產業,如科技教育促進人的成長,文化娛樂促進人的消費、衛生醫療擴大人的生產,最終培育出更高素質的人。


另外,沈晗耀認為需要說明的是,第四產業來自于傳統三次產業分類中的第三產業,但與第三次產業中的其他產業不同,第四產業屬于公共品經濟,而其他服務業屬于私人品經濟,第一、二產業,即生產產業也都是私人品經濟。科教文衛等是公共事業,再加上政府等公共管理部門共同構成了第四產業。


(二)中國消費結構演變:由衣食住行向德智體美升級


沈晗耀強調發展的第四產業是指科教文衛產業,基于1993年以來中國城鎮居民各項消費支出比重的變化分析,他指出,在消費方面,當前中國居民的“衣、食、用”已經解決,“住和行”基本解決,而人們對更高層次的德智體美需求不斷增加,缺口巨大。“德”就是文化、“智”就是科技和教育、“體”是體育和醫療健康、“美”就是更高境界的行為,是對人文美、藝術美和自然美的追求和行動。


(三)中國生產結構演變:第四產業是主導方向


沈晗耀介紹,通過與發達國家在生產部門(包括第一、第二產業)、服務部門和公共事業三大部門的產業增加值比較可知,首先,中國生產部門的比重顯著高于其他發達國家,中國是49%、美國是19.2%、德國是28.76%、日本是30.43%;其次,中國在服務部門比重已增至37.02%,但與其他發達國家相比,仍然略微偏低,美國是52%、德國是40.15%、日本是46.19%,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金融業已超過美國,達到7.97%,高于美國的7.6%,而德國和日本僅為4.15%;此外,在房地產業,中國(6.58%)仍然大大落后于美國(12.2%)、德國(10.88%)和日本(11.39%),還有很大發展空間。第三,中國在公共事業方面與發達國家差距非常大,中國是14.46%,而美、德、日分別是28.8%30.54%23.38%,這是中國與發達國家最核心的差距,是中國未來發展的主導方向。



三、“標本兼治”的中國經濟全面振興方案


沈晗耀非常贊同中央提出的“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發展戰略。他認為這是一個十分英明的發展戰略,實施這個發展戰略要同時從供給和需求兩方面發力。供給面,強化結構調整,大幅增加科教文衛產業的產能,這是對近些年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升級,重在“治本”;需求面,強調增加內需,刺激經濟扭轉下行態勢,既能“治標”也能“治本”,供需相互作用,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但現在的問題是大家似乎不知道從哪里入手,從哪里創造發展空間。現在大家都主要集中在發展新興產業和傳統經濟領域,如減稅降費、發消費券、發展新基建和戰略新興產業,但效果似乎不是很理想。其原因是這些領域都屬于私人經濟領域,而目前私人品經濟通過市場經濟即可解決,市場經濟的運行常態是過剩,在過剩經濟中是難以大幅度重振經濟的。要大幅度振興經濟,就必須要找到新動力和新空間。


(一)從第四產業入手,創造內需

沈晗耀指出,要以人為本,就要以人的長壽和高品質長壽為核心開展經濟活動。首先是基本的“衣食住行”,其次是高層次的“德智體美”。從前面消費者結構演變分析可以發現,“衣食”已經解決,而“住行”則是基本解決,未來仍有很大發展空間,仍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但衛生醫療和科教文化供需缺口巨大,這些領域的產品和服務供給嚴重不足,而衛生醫療和科教文化屬于第四產業。因此,從第四產業入手,擴大內需,增加供給就是未來發展的新動力和新空間。

(二)以中國央行為第一推動力,創造第四產業需求


沈晗耀介紹,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基本格局是國際大循環帶動國內大循環,第一推動力是外向經濟,更確切地說,是美國央行。其路徑大致是:美國的央行向美國人發貨幣,美國人超額消費,形成中國的外需,由外需帶動內需,推動中國經濟增長。在這種發展模式下,美國央行是一級央行、第一推動力,推動美國進口和中國出口,中國出口創匯則倒逼中國央行向國內增發人民幣創造中國內需,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由此可見,美國央行從某種意義上講是前幾十年中國經濟增長的第一推動力。第四產業屬于公共經濟,單純依靠市場經濟機制無法發展起來,必須依靠政府拉動需求,刺激發展。但當前中央和地方政府財政緊張,因此需要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有效配合,核心對策是借鑒美國央行經驗,由中國央行替代美國央行成為中國經濟的第一推動力向政府發貨幣,由政府向科教文衛部門注資,創造購買力,形成新的內需,推動中國經濟振興。

(三)公共品經濟帶動私人品經濟,實現中國經濟全面振興


沈晗耀進一步介紹,以央行為第一推動力,以教育和醫療衛生為重點發展第四產業,由公共經濟帶動私人品經濟實現國內大循環的具體行動方案可以分為如下幾步:


1.   中國央行以購買國債的方式向中央政府發貨幣,中央政府將資金定向分配給地方政府,建造學校和醫院。由此來帶動全國各層級城市科教文衛事業的大發展。


2.   第四產業的科教文衛部門大發展定向帶動了私人品經濟中的基礎設施、教育房產、醫院房產及科技文化房產的大發展,也帶動了建筑業及與之相關的裝飾、裝璜材料業的發展。


3.   接下來的一波會帶動醫療設備、科研設備、教育設備、文化娛樂設施等整個私人品經濟中制造業的大發展。


4.   通過上述公共品經濟帶動私人品經濟大發展,可推動私人品經濟創造GDP、利潤和稅收。


5.   私人品經濟將稅收交給政府后,政府用這些稅收來償還央行貸款利息和本金。當然這是一個持續30年左右的長周期。


私人品經濟將稅收交給政府后,政府用這些稅收來償還央行貸款利息和本金。當然這是一個持續30年左右的長周期。這樣,由需求側引領供給側改革,大力發展第四產業,由公共經濟帶動私人經濟發展形成高質量大循環,最終實現中國經濟的全面振興。

沈晗耀認為這個發展思路與當前大家討論的新基建和新興產業發展是互補的,但它是更高質量大循環,通過第四產業的大發展,將帶動中國未來經濟結構、就業結構和社會結構的大轉型、大升級。另外,以央行購買中央政府國債的方式創造需求,也會增加政府的債務壓力,很多人可能因此會顧慮。對此,我們要推動資本市場改革,大力發展直接權益性融資,讓整個社會債務比例降下來。


四)深化改革,建立支持第四產業發展的體制機制


沈晗耀強調,要發展第四產業,就必須要深化體制改革。首先,鼓勵科教事業主體的建立,放開社團局對社會事業組織和民營非政府組織的注冊登記。社會事業組織既可以彌補公共產品供給不足的市場失靈,又可以彌補難以滿足多樣化、規模化公共產品生產的政府失靈。第二,在科教文衛領域里推廣PPP,鼓勵社會資本進入公共品經濟領域,既增加公共品供給,又減輕債務壓力。第三,隨著科教文衛事業的大規模發展,建議將9年義務制教育延長至12年義務教育制度,5年后,再將12年義務教育制度延長至15年義務教育制度,實現全民高等教育普及化。最后,成立一個專門針對科教文衛第四產業發展的政策性銀行,現在我們有農業發展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等政策性銀行,但是在科教文衛方面,還缺乏一個專門支持社會公共事業領域發展的政策性銀行。因此,應該成立一個支持科教文衛發展的政策性銀行,可叫社會發展銀行或科教銀行。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