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訪問中國上市公司百強高峰論壇!

    您的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專家觀點

    鄭新立:堅持以擴大內需為戰略支點

    發布日期:2020-11-29 來源:華頓經濟研究院

    2020年11月28日,第二十屆中國上市公司百強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中國上市公司百強高峰論壇主席、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鄭新立在論壇上發表了題為《堅持以擴大內需為戰略支點》的主題演講。

    image.png

    以下為演講全文。

    女士們、先生們、同志們,大家下午好!

    首先我祝賀第二十屆中國上市公司百強高峰論壇的召開!借此機會,我想就“堅持以擴大內需為戰略支點”這一主題,談一談學習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建議的體會。

    《建議》提出,要“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加快培育完整內需體系,把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以創新驅動、高質量供給引領和創造新需求”。落實這一戰略是實現“十四五”發展目標和2035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的根本舉措。

    同志們都知道,小平同志提出“三步走”的戰略,到本世紀中葉,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我們五中全會建議,2035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發達國家水平,把小平同志提出的“三步走”戰略提前了15年,這是非常令人振奮的。人均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要求相當高。現在國際上發達國家的平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是4萬美元,中等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是3萬美元,2萬美元是中等發達國家人均GDP的下限。2020年我們的平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是1萬美元多一點,如果到2035年我們想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那么每年的平均增長速度不能低于7.3%;如果到2035年我們想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收入水平的下限2萬美元,那么年均增長速度不能低于4.8%。發改委正在算這個賬,是達到下限,還是達到平均水平呢?我自己感到達到下限,也就是以平均每年4.8%的速度增長完全沒問題;努力加把勁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3萬美元,也是有可能、有條件的,關鍵在于擴大內需。

    一、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

    這次《建議》對擴大內需做了具體部署,首先是消費,要增強消費。消費是人類從事生產活動的最終目的,正是由于不斷提高消費水平的愿望,才刺激了生產發展和人類文明的進步。最近十年,由于我們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調整投資與消費的比例,改變了經濟增長過度依賴投資的狀況,消費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最大動力。

    image.png

    這個曲線是改革開放40年以來投資率和消費率的兩個曲線。上面的紅線是消費率,下面的綠線是投資率。一年里創造的GDP主要源于消費和投資,剩下的是進出口加上庫存。我們看最近的2010—2019這10年,通過轉變發展方式,投資率由過去的47%下降到43.1%,消費率由49.3%上升到55.4%,這就相當于去年我們有7萬億元以上的商品由過去用于投資和出口轉變為消費,我們的消費市場一年增加了7萬億元的供給。這幾年GDP實際增長速度下降,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還在逐步上升,主要是由于調整了投資和消費的比例。

    image.png

    《建議》講,要“提升傳統消費,培育新型消費,適當增加公共消費”。傳統消費包括汽車和住房這兩個大宗消費,《建議》對此提出了明確的要求。汽車消費要由購買管理向使用管理轉變。這句話提得非常好,現在全國汽車限購已經有十幾個市了,將來盡量不要再限購了;使用管理主要是改變汽車的使用環境、使用條件和使用強度,不要限購,這樣可以讓更多的年輕人買車,能夠圓他們的“汽車夢”,而不要剝奪汽車這個人類文明所能帶來的幸福感。住房要按照“只住不炒”的原則健康發展,要通過增加供給來穩定住房的價格,特別是讓中低收入者,讓進城的農民工也能夠有與自己收入水平相適應的住房,做到“人人有房住”。

    對名牌優質產品和綠色、健康、安全消費的需求增強。企業要滿足居民消費結構升級的需要。服務消費是未來消費的增長點,特別是對教育、醫療、社會保障、健身旅游、家政服務的需求將會迅速增加。北歐一些國家,社區服務的從業人員占到全社會從業人員的50%以上。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對養老服務的各種需求會大量增加。所以將來農民工進入城市以后大量將會進入到社區,成為社區服務人員。

    二、發揮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作用

    我國城鄉、區域之間差距大,工業化、城市化任務仍沒有完成,生態環境欠帳較多,“十四五”正處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爬坡階段,必須保持一定的投資強度。


    首先要補短板,包括基礎設施、市政工程、農業農村、公共衛生、公共安全、生態環保等等。這些方面的短板要補上。其中,生態環境的短板怎么補?《建議》提了一句非常好的話,就是“要建立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因為生態環境,像清潔的空氣、干凈的水,人人都可以享用,但是清潔的空氣、干凈的水我作了貢獻、付出了成本,投資要怎么收回?不可能通過市場交換進行補償,所以要建立一個特殊的價值補償機制。

    生態產品價值補償機制列了四大類。


    image.png

    第一類,對于不能通過市場交換實現其價值的生態產品,應當由政府制定統一的排放標準,嚴格監管,把治理成本統一納入生產成本,提供清潔的空氣、干凈的水,要通過第一個渠道來解決。

    第二類,對存量污染物的治理,應運用PPP模式加以解決,比如垃圾。現在建筑垃圾、工業垃圾、生活垃圾累計的存量達到80億噸,大部分被填埋或者堆積,帶來地下水污染的危險。怎么解決呢?要通過一些環境治理的項目,讓這些造價公司做一個價值評估,完成治理需要多少費用,財政部門給予相應的政策補貼,然后通過招標,選擇有資質的企業進行這項工作,包括內資企業、外資企業、國有企業、民營企業都可以來投標。

    第三類,圍繞碳中和的目標,實施功能型產業政策,鼓勵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碳中和,涉及到生產、消費、流通、分配各環節。我們要制定一個功能性的產業政策,凡是有利于減碳的活動,不管是生產還是投資,不管是流通還是消費,不管是本土企業還是外資企業,凡是有利于減碳的活動政府統統給予鼓勵。

    第四類,我們要圍繞鼓勵資源節約型消費方式,開展綠色生活創建活動,在需求側形成對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的強大拉動力。公民從小要樹立環保意識,樹立綠色消費的觀念,比如環境保護課從小學就要上,從消費端對綠色轉型形成拉動力。

    image.png

    另外,發揮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作用,還要重點搞好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完成之后,國民經濟將會上一個新的臺階,為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奠定堅實的基礎。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要加大對戰略新興產業的投入,戰略新興產業包括新一輪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航空航天、海洋裝備等產業。我們也要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包括第五代移動通訊、工業互聯網、大數據中心、綜合交通樞紐和物流網絡、城市群和都市圈軌道交通網絡化、油氣管網和智慧能源系統,還有重大鐵路和水利水電工程等等。

    image.png

    對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最近,國家發改委又做了解釋,把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分三大類。第一大類是通信基礎設施與信息基礎設施,這一大類可以分成三個子類。第一個子類包括以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衛星互聯網為代表的通信網絡基礎設施,第二個子類包括以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為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第三個子類包括以數據中心、智能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第二大類是融合基礎設施,主要指深度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的融合基礎設施,如智能交通、智慧能源等。現在杭州做了一個“城市大腦”,應用場景已經達到47個。其中,智慧交通就是在紅綠燈十字路口用攝像頭加人工智能計算,根據各方向的車流量,實現柔性化的調解。智能化管理以后,通行效率將提高30%。第三大類是創新基礎設施,主要指支撐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制的具有公益性質的基礎設施,如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科教基礎設施、產業技術創新基礎設施、國家重點實驗室等。通過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支撐云辦公、云課堂、云視頻、云商貿、云簽約、云醫療、云游戲等,這些都能促進數字經濟發展。

    三、暢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個環節

    image.png

    首先在生產環節,我們的工業總體上處于產能過剩、高端產能供給不足的狀態,農業勞動生產率過低,缺乏國際競爭力。分配環節主要是要進一步調整投資和消費的比例,穩定和提高居民消費率,重點增加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流通環節要提高交通運輸通達深度,降低物流成本,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和沿邊沿江沿海交通項目。消費環節要增加居民收入,特別市增加農民的收入。把這四個環節打通,社會的生產過程就可以順暢地完成。

    四、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良性互動

    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今年,中國的國內市場銷售總額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我們利用最大市場的優勢,進口全球資源,加工成高附加值商品出口。落實《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實行內貿外貿一體化調控體系,這是高水平開放的標志。過去我們人均收入、消費水平較低,國內市場相比國外市場條件差,所以要鼓勵出口、控制進口。現在要實行進口、出口的中性調解,國際市場、國內市場的中性調解,建立一個內貿外貿一體化的調控體系,國外的商品價格便宜、質量好我們就進口,國內的優質商品就鼓勵出口。通過進出口的調節,提升產業競爭力,提升國內人民消費需求的滿足程度,增加優質產品進口,擴大服務出口。實行貿易投資融合工程,通過海外投資帶動零部件、原材料和勞務的出口。同時,通過海外投資也可以把海外的短缺資源進口到國內,加工以后再變成出口產品,來占領全球市場。

    總之,我們要按照五中全會《建議》的要求,完成“十四五”的目標和2035年要實現的目標,這是完全有條件的!

    謝謝!


    (華頓經濟研究院根據鄭新立演講錄音整理)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