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訪問中國上市公司百強高峰論壇!

    您的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專家觀點

    洪銀興暢談長三角創新型區域建設

    發布日期:2021-05-23 來源:華頓經濟研究院

    5月21日,在北京舉辦的2021年中國百強城市全面發展戰略研討會上,南京大學原黨委書記洪銀發表了《長三角創新型區域建設》主題演講。

    1632383417194219.jpg

    以下是演講全文。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專家,沈晗耀剛才做了非常好的報告,我呼應他一下,主要是長三角一體化區域創新型建設的問題。沈晗耀跟我是在南京大學做研究生時候的同導師、同班的同學,他現在比我活躍,現在是在指點江山,我覺得他指點江山有科學的依據,而且非常新。今天報告中間專門講了四次產業革命,四次產業,有好多新的思想。我今天就在發言中間也總是引用他的一些觀點,表示支持。

    但是我今天主要是講長三角一體化中間其中一個重要的內容,就是創新一體化問題。現在我們的國家戰略有幾個問題是相關的,一個是我們這次五中全會提出的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綱要中間,提出強調一條,要建設創新在現代化中間的核心地位,并且明確要在2035年我們國家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時候,我們要進入創新型國家的前列,這個目標非常重要,它不僅僅是要進入成為一個創新型國家,還要進入到創新型國家的前列。

    你要整個國家要進入創新型國家的前列,它就必須要建立若干個創新型區域,而這個創新型區域目前來看,最有希望能夠成為一個創新型區域的,就是一體化的長三角。因為我們國家已經把長三角一體化作為一個國家戰略,而國家戰略它就要求長三角要進入一個現代化的前沿,作為現代化的一個前沿地區,它理所當然要承擔起、建立起創新型區域的這樣一個重任。

    關于創新型區域,現在國際上的研究、國內的研究,我覺得跟我們所談的長三角創新型區域建設有兩點很大的不同。第一個,創新型區域的尺度,目前世界上明確為創新型區域的范圍、尺度,都沒有我們現在所談的長三角區域那么大,它們的區域范圍肯定不如我們長三角區域大。目前我們所明確的國內的幾個創新型區域,一個是中關村,一個是深圳,也沒有我們長三角區域大,這個是尺度氛圍。

    尺度的問題研究一個區域中間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如果單獨講一個上海,毫無疑問它可以是一個創新型區域,但是我們具體要做一個創新型區域,就不能只是指城市,它應該是包含了城市和農村在內的這樣一個區域,一定是包含了中心和外圍都要在之內的這樣一個區域,你才能夠選擇它是一個創新型區域,你不能孤立的找某一個城市它就是一個創新型區域,它只能說是一個創新型城市,這是一個我覺得要明確的。

    1632383430107596.jpg

    第二點需要明確的,我們已有的創新型區域的理論都是界定它是一個創新能力是相近的區域,而我們現在所談的長三角區域,包括三省一市,這三省一市本身就存在著區域發展、科技能力很大的不平衡。比如長三角三省一市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數據,長三角在2020年的計劃目標,就是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上海是4.1,浙江是2.9,安徽僅僅只有2.34,而江蘇是2.72,這就是說一個三省一市范圍內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差距就很大。所以我們說創新型區域的建設,在長三角是要在區域發展很不平衡,科技能力存在很大差距的情況下來建設創新型區域,如果這個創新型區域能夠建設起來,那就是世界上多可以說是一個典型,一個典范。

    我覺得在長三角區域建設創新型區域,關鍵的一條就是創新一體化。我認為這里面關鍵就是要把三大體系建設起來,第一,要把長三角區域能夠建設成為國家基礎科學和高技術研究的重要基地,依托這些知識創新部門,能夠創造出一批達到部級水平,成為原始創新源的科研成果。因為現在我們國家痛定思痛,面對著現在一些發達國家產業鏈要跟我們脫鉤,尤其是他們在卡脖子的技術上面來卡我們中國,這個是和我們自立自強的問題就顯得非常重要。自立自強科學研究的基地在哪里?一定在創新型區域把它建立起來。在中國來講除了北京,那就是長三角。

    從研究型大學、頂尖的大學,一個就是像北京北大、清華,再一個就是華東五校,代表了中國最頂級的教學科研院所。所以創新型區域首先是要長三角的華東五校,能夠顯示出它的技術研究的能力出來,能夠提供原始性創新成果。

    第二,建設技術創新體系,在這個區域范圍內企業不僅僅是采用新技術的主體,更要成為研發新技術的主體,要培育出來的干部有國際影響力的,有自主知識產權技術和品牌的創新型企業,涌現出一大批創新型企業和創新企業家。這個我覺得應該成為我們長三角地區要感知到和深圳的差距,因為深圳一條街上就能出現幾個世界級的高科技技術企業。我們現在的長三角區域這些企業,我的評價是,是在高原上,但是沒有高峰,我們覺得長三角最大的問題,要在高原上建高峰,和全國比科技創新能力屬于高原,但是和深圳和中關村比,缺少高峰。這也是我們在創新一體化建設中間我們需要解決的。

    第三,建立現代產業體系。創新型區域是否能夠形成,最終會落在有沒有高科技水準的,自主可控的現代產業體系。我對現代產業體系的界定在長三角區域來講有兩點,第一是要形成群,就是產業集群。第二,要形成鏈,就是鏈條的鏈,就是形成產業鏈。首先是群,要借助若干個世界制造業的集群,這是十九大要求的,提出來我們國家借助若干個世界級的產業集群,世界級的產業集群在哪?我認為在長三角應該把它建起來。但是現在看來僅僅是群還不行,還要形成鏈,要形成這一個產業鏈,也就是我們現在提出的一句話叫產業鏈現代化,也就是在長三角必須要形成現代化的產業鏈。

    我認為在長三角地區過去為什么引進的外資數量比較多,質量比較高,原因就是長三角地區它本來就有全國最為齊全的產業供應鏈,因此在直接投資方面有完備的供應鏈的優勢。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中美貿易戰,實際上已經成為轉向了科技戰,美國阻礙中國技術進步的一個重要路徑,就是利用產業鏈來最中國的高科技企業斷供中間產品、斷供市場,再加上現在的新冠疫情,就導致了多條全球產業鏈的中斷。長三角可以說是受此影響最大的區域,因此也就提出了產業鏈重組的要求,對我們長三角區域來講重組產業鏈,也就是要構建新發展格局,塑造競爭新優勢的機會,其中就包含了核心技術和關鍵技術的產業鏈環節,要從國外轉到國內,轉到長三角。這就需要在原有的、完備的供應鏈基礎上,在全區域范圍內來部署產業鏈和創新鏈,也就是要長三角區域來依靠產業鏈和創新鏈的融合,建立自主可控的產業鏈。

    我最近的調研中間我覺得我們長三角回到產業鏈部署創新鏈,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研究產業鏈的鏈組的問題,就是我們許多新一代產業鏈的鏈組要更多的落戶在我們長三角,或者說我們長三角應該培育出更多的現代產業條的鏈組,這就是我所說的我們現在要借現代的區域創新體系的三大體系建設,知識創新體系、技術創新體系、現代產業體系,這是我們長三角創新一體化所要解決的重點。

    按照這樣一個要求,我覺得不同的區域它有不同的資源稟賦,因此不同區域在創新方面也有不同的比較優勢。所以面對不同的比較優勢,我們關鍵的問題要解決形成一個行業,形成一個整體的競爭優勢,目前長三角創新要素的比較優勢來說,我覺得上海、南京、杭州、蘇州,他們的國際化程度高,吸引國際創新要素的能力強,上海、南京、杭州、合肥,都有豐富的科教資源,具備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的能力。因此像這樣一批城市,就是和其他城市競爭的時候,剛才沈晗耀講到的長三角區域一個是合作,一個是競爭,現在的競爭特點都是在競爭創新要素,但是怎么競爭創新要素呢?我覺得應該要分層次,不要大家同樣去搶要素,大家不同層次上去競爭,上海、杭州、南京、蘇州、合肥,要更多的是去搶國際的創新要素,國際的人才,國際高科技的要素。而其他城市就可以在國內的創新要素說去競爭,要分出層次的。

    江蘇的蘇南,浙江的浙東地區,經濟發達,企業的技術創新服務地位突出,新技術轉化能力強,江蘇的蘇北、浙江的浙西,安徽的廣大地區,雖然同質性地區在創新能力上存在較大的差距,但是這些地區它可能成為科創中心廣闊的腹地,也可以成為高科技技術的產業化基地。所以我覺得長三角區域在創新中心和外圍的關系上,還是非常清晰的,長三角區域它應該是按照它們各自的比較優勢,在合作創新中間形成它們的創新。

    我在研究長三角化創新一體化中間我覺得有幾個問題要解決,一個要形成合作創新的機制,一個是要解決產業鏈和創新鏈的區域融合,第三個,要解決創新型區域的開放性,大家要開放,不能封閉,不僅僅對國際開放,而且要對區域內開放。我特別要講一個問題,就是壯大長三角核心區的內核問題,我們現在都在談幾大區域,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這四大區域長三角的特點就是它的中心突出,核心區突出,其他區域核心區并不突出。所以我們長三角的一體化是有充分的條件。但是它的問題就在哪呢?原來長三角只有16個城市的時候,它的中心上海,沒問題,帶得動。剛才沈晗耀用數據說明的長三角現在三省一市了,上海能帶得動三省一市嗎?很顯然它是帶不動的。因為上海的GDP只占到長三角總量的17%,單靠上海是帶不動整個三省一市的區域發展的。

    怎么辦?怎么增強它的中心?只有兩條路線,一條是紅線(音),上海把周邊地區的發展要素能夠吸引到上海了,不可能。另外一條就是增強上海核心區,擴大上海核心區的內核。今天你們拿出百強城市的榜單出來,我剛才臨時處理了一下,根據你們的榜單,長三角的城市在長三角進入百強的前10強的有5個市,前20強的6個市,前30強的9個市,前40強的11個市,前50強的17個市,實際上我認為前50強的17個市長三角的市就是長三角的核心區。沈晗耀提出要雙核,當然這也是一個新思想,不管怎么說他都是指出來一個核,上海一個核是拉不動的,必須要整個長三角進入前50強的17個市尺,它就是一個核心區。所以我認為我們今后的研究,就是怎么增強長三角的內核,要把前50強的17個市一起成為核心區來培育,來帶動整個長三角的發展。當然我后面會談到另外一個問題,創新型城市的介紹,我認為現在長三角的前50強的17個市,就是我們創新型城市建設的重點。這是內核的范圍問題。

    第二個是內核的核心要素。長三角核心區以什么樣的要素來帶動周邊城市。我們在創新型區域的建設中間,這個核心要素是什么?過去上海作為長三角的核心區,它的核心要素是工業品和市場,現在在科技創新依托科學新發現的世界趨勢下,核心要素已經轉變為創新要素,尤其是科教要素集聚它所形成的科創中心和它的成果,科創中心作為內核就不能吸引上海,沈晗耀剛才講一條龍,我用的名詞是科創走廊,就是從杭州到上海,到南京、到合肥所形成的科創走廊,因為這一條線它集中了我們中國大部分最強的大學,除了北京北大、清華兩個以外,我們華五,華東五校,這是領頭的。現在我們有一個新名詞叫雙一流大學,這個雙一流大學在長三角這個區域,這是最集中的,雙一流大學目前有20多所就在我們這條線上。所以用沈晗耀的話來講,就是一條龍,我用我的話來講就是科創走廊,這就是我們長三角核心區它能夠提供什么,它就提供這樣一些創新要素。我們要建設長三角創新型區域,或者創新一體化的基本要求。

    剛才講到科技創新走廊核心區的時候,關鍵就是科創走廊怎么建設。我提出的概念,我們需要根據科創走廊的這樣一個定位,要建設長三角科創核心區這樣一個思路,就需要解決一個問題,創新政策同城化,才能充分發揮科創中心的作用,同城化是四個,第一是科技政策同城化,第二,科技成果的轉化利益分享機制同城化,第三,科技人才柔性流動機制同城化,第四,建設通用公共性的科研平臺同城化,這可以說是長三角創新一體化的四大內容,科技創新同城化是一體化的基礎。

    下面我想講一下創新型城市的建設,我主要是想講的是創新級的建設,我想創造一個概念,我們在區域經濟里面有一個發展級的概念,我今天要把發展級換成創新級,因為這是一個創新中心。所以在創新型區域的建設和創新一體化的建設中間,需要重點解決創新級。一個區域如果沒有創新級,它就沒有創新的資源,就沒有創新的源頭,我們的創新級的建設,創新型城市的建設,就是要解決這些創新源的問題,也就是我們通常講的創新一體化的問題。

    創新型城市有兩種類型,一個是高科技創新中心,也就是基礎研究中心以及高科技的研發中心。第二,新技術的研發中心,主要是指高科技研發中心和高科技產業公司的總部。在長三角區域,上海、南京、杭州、合肥,首要創建的創新型城市是集中類型,主要是提供原創性創新成果的基地。

    第二類,就是像江蘇的蘇州、無錫、常州,像這樣一些城市,他們這些城市擁有良好的產業基礎,產業技術創新在全國具有一定的影響,這些城市已經被批準為創新型城市的試點。所以我們建設的方向就要像深圳那樣,以政策、體制、機制來促進創新資源的進入,突出研發新技術,推進高科技成果的產業化。

    我認為如果我們來判斷一個城市它能不能成為一個創新型城市,關鍵是幾條:一個是創新型城市內進行科技創新成果的成功率的幾率高。第二,是創新型城市進行科技創業成功的幾率高。第三個,轉化為現在生產的成功的幾率高。所以我簡單的我對創新型城市的特征概括幾條,一個是擁有良好的創新基礎設施。第二,集聚國內領先,甚至達到國際水平的大學和研究院所。第三,集聚科技創新平臺和載體。第四,擁有集聚高端創新創業人才的宜居環境。第五,擁有良好的教育和培訓體系。最后是形成激勵創新和創業的軟硬件環境。因為時間關系我就講這些,謝謝大家!


    (華頓經濟研究院根據洪銀興講話錄音整理)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视频